QYY

开学,长期失踪

一个沙雕梗

*ooc有
*幼儿园文笔

“诶队长,咱们第一次约会的时候好像是打算去看电影来着,怎么后来就变成去电玩城了呢?”
“当时你为了换衣服浪费了很多时间,去了电影院又要买爆米花,买完爆米花时电影已经开始了,所以就干脆去电玩城了。”
“你当时是怎么看出来我不想看那部电影的?”
“你一直磨蹭,不停地耽误时间,眼神还老是往电玩城那里瞟,就看出来了。”
“啧啧,心脏就是心脏,以后再和你出去约会可要小心点啊,一不小心就被你看的透透的。”

其实吧,喻文州是看到了黄少天发的一条朋友圈知道的。

土味情话

3
“我也不是输不起啦,但是这次真的是……我还没有出场就输给他们了,还是有些不甘心啊……也不是生队长你的气,就是有些烦。”
“没关系的,不要抱怨。我们明年还有机会。”
“这个道理我也知道啊,可是心里就是莫名的有些不开心。”
“那也不要再抱怨了,来,抱我。”
“……//////”

4
“队长你知道你长得很像麦片吗?”
“为什么?”
“因为你长得很想让我泡啊。”
“少天,家里真的没有麦片了。”
“没事,我可以泡你啊。”

土味情话

*ooc *幼儿园文笔 1 “队长,你就说那些喻王本和周喻本是怎么回事吧。” “……那是她们的脑洞,不是我能控制的。” “如果不是因为你平时和他们很亲密,怎么会有脑洞呢?你老实交代,到底和他们什么关系?你又把我当什么?” “王队是前辈,小周是后辈,你是……” “我是什么?” “你是我的宝贝。” 2 黄少天把头发染成了淡淡的金色,整个训练室里的人都在盯着他看。这样下去会影响训练成效的。 “少天你今天……有些怪怪的?” “哪里怪了?”看着黄少天略微受伤的眼神,喻文州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怪可爱的。”

同居三十题

*ooc
*幼儿园文笔

一方的起床气
黄少天有起床气,是全蓝雨都知道的事儿。主要是因为有一天郑轩去喊他起床,被他拉去谈了半个小时的人生,着实令人恐惧。
没有人愿意去他的房间里,久而久之,喻文州就成为了唯一一个可以把黄少天叫醒,并且不用被他洗脑的人了。喻文州能有这样的成就,还得归功于他特殊的叫起床方法。
第一步:温柔地叫。在这个阶段,黄少天往往会用撒娇的方法,试图逃避起床的命运。
“少天,该起床了哦?”“我的好队长,现在还早啊,让我再睡十分钟就好……”
十分钟后,“少天,时间到了,该起床了。”“噢不,我感觉才过去了十秒……能再睡十分钟么?”很明显,第一步是没有什么实际作用的。
第二步:掀被子。在冬天时非常管用,但是在夏天就……
“队长你爱掀就掀吧,这不能阻挡我睡觉的脚步!谁也没法将我和我的床分开!”反正是夏天,热的慌,巴不得少盖床被子。这个时候,就要开始第三步了。
第三步:亲他。在黄少天略微清醒的时候,这招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但是如果他真的打定主意要睡下去的话……
“给你亲几下又不会少块肉,只要亲完了出去就好,让我再睡会儿……”至此,如果黄少天还是不起床,喻文州就会结束利诱阶段,开始威逼了。
第四步:训练加倍。这招一般是针对像郑轩那样的懒人选手,他们即使早点起床也不愿意训练加倍,然而……
“那刚好,我打算多练习练习,只有睡好了才有机会练习……”好吧,看来他还是不肯起床,喻文州只能拿出杀手锏了。
“少天,今天中午,多吃点秋葵。”黄少天整个人都清醒了,“oh no!我起床我起床啊啊啊!!!千万不要让食堂做秋葵算我求你了队长!!!”虽然这种方法很有效,但是会付出很大的代价。
黄少天愤愤地看着碗里成堆的秋葵,眼神紧紧跟随着喻文州,然后趁他不注意,大爆手速抢走了盘子里的最后一块白斩鸡。
今天的黄少天依然有着起床气呢。

一辆学步车

没有剧情,为肉而肉,文笔很渣,不喜勿喷
学步车

同居三十题 2

*ooc

*幼儿园文笔

一起外出购物

“少天起床了,已经九点了。”喻文州穿着一条粉红色的HELLOKITTY围裙站在床前,看着还在床上流哈喇子的人,一把掀开了被子。

“嘶——队长你要谋杀啊!冷死了!”黄少天被冷空气刺激到,一下子从床上弹起来,然后又慢慢地滑下去,蜷成一团继续睡,“九点还早,再睡会儿……”

“不早了,今天还要去购物,记得吗?”喻文州索性爬上床,在黄少天耳边吹气,“还是说——”手摸上黄少天腿间有些抬头的小东西,恶意的揉了一下。

黄少天瞬间炸了,“大白天的耍什么流氓啊!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我真是看错你了队长!”接着不情不愿地下了床,冲进厕所,咔哒一声锁了门。喻文州坐在床上,看着厕所的方向,“噗嗤”笑了出来。

 

“出门要注意点,”黄少天拿着一顶帽子扣在喻文州头上,“你就不怕你的那些粉丝缠着你啊!”末了又小声加上一句,“你不怕我还怕呢!被人围着可不好办。”

喻文州看着戴着墨镜、围巾和帽子,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黄少天,觉得就算说他们是去抢劫超市的都有人信。

黄少天每走过一个拐角,就要把喻文州拦在身后,自己探头探脑地观察一番,然后鬼鬼祟祟地走出去。喻文州无奈地开口,“少天不用这样,没人在看我们。”即使看到了也认不出我们的。

黄少天看着街上目不斜视的行人,尴尬地笑了起来,拉着喻文州窜进了家具城。

 

“今天要买的东西不多,买碗和盘子就走!”

“嗯。”

“你看这个碗的颜色好看还是那个好看?要不再买张桌布?”

“可以啊。”

“你看那个种类的桌布好看,格子的还是碎花的?要不然还是格子的好了,碎花的显得太娘了。”

“都听你的。”

“喂,你也太敷衍了吧!好歹用点心啊!”

“不是敷衍,真的。这些都听你的,反正我只要有你就足够了。”

“……我靠队长你哪里学过来的土味情话,太俗了吧。难不成是老叶那老不羞的?下次离他远点。不过我还是挺喜欢的。”

“对了,今天还要再买一样东西。”

“要买什么?”

“秋葵。”

“再见,队长我不爱你了,分手吧,亏我还觉得你人好呢。”

“真的?”

“绝对是真的!比24k纯金还要真!”

“吧唧”

“靠靠靠队长你搞什么啊!这是在外面啊,注意点个人形象好吗!”

“吧唧”

“你妹啊别亲了!有人在朝我们这边看了!”

“吧唧”

“……行行行我知道了,我爱你,超爱你,世界第一爱你,o不ok?满足了吧?”

“满足了。我也很爱你。”






同居30题

*ooc
*幼儿园文笔

相拥入眠
本来是经常做的事情,换一个环境,换一个身份,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
比如说,喻文州和黄少天在蓝雨时,经常睡在一起,但是当他们谈恋爱了,再睡在一起可就没那么自然了。
黄少天直挺挺地躺在床上,把自己闷在被子里装尸体。喻文州坐在床沿,拍拍那团还在蠕动的被子,有些好笑:“少天出来吧,别把自己闷坏了。那么紧张干什么,也不是我们第一次睡了。”
“那不一样!以前我们还是纯洁的队友,哪能和现在比啊!谈恋爱第一次睡在一起总会有点紧张的好吗!!”黄少天猛地掀开被子,刚好罩在喻文州头上。
喻文州无奈地笑笑,把被子放好,关上灯,翻身上床,搂住黄少天:“没事,习惯就好了。睡觉吧。”怀里的身体僵硬了一下,然后往里蹭了蹭,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手搭上了他的背,话难得地少了起来。
“晚安队长。”“晚安少天。”
就这样安静地过了好一会儿,黄少天闷闷地说:“队长,你还醒着吗?”“嗯。有什么事吗?”喻文州打了个哈欠,半梦半醒地回答着。
“我饿了,想吃夜宵,想吃叉烧包奶黄包水晶虾饺凤爪鸡蛋腊肠菠萝包老婆饼蛋挞烧麦炒河粉烤羊肉串砂锅排骨清蒸大螃蟹椒盐皮皮虾芝士扇贝蜜汁烤翅家常土豆泥兰盆火锅干锅牛蛙……”黄少天根本就没有睡意,说话利索的很,嗓门在寂静的夜里更加响亮。
喻文州一听就觉得不妙,整个人都清醒了:“少天,声音小一点,邻居要……”还没说完,就是一阵拍门声,愤怒的声音震耳欲聋:“我警告你们,要是再扰民,我明天就搞个电钻放你们家门口!”然后离开了,把地板踩的咚咚响。
“要我说,她这声音才叫扰民,半夜嚷嚷的整幢楼都听的见,每走一步就像是一次九级地震。而且她居然还敢威胁我,我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黄少天愤愤地嘟囔着。
没想到,门外的声音又传来了:“我不管你一场比赛几十万还是几十,只要你半夜吵吵,我都一视同仁!”“我的天哪,她耳朵也太好了吧!简直是顺风耳啊!”黄少天震惊了。
“不早了,我们也睡吧。”喻文州不得不打断他。他好不怀疑,如果放任黄少天这样讲下去,他们今天都别想睡了。
“啊。那什么……”黄少天停顿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能不能稍微抱得松一点,感觉好热啊,我喘不过气……”喻文州听罢,轻咳一声,有些不好意思地把手放开。黄少天有些可惜:太暗了,不知道喻文州的脸是不是红了。
“这次是真的晚安了,我绝对不会再说话了。”黄少天信誓旦旦道。喻文州的上下眼皮已经开始打架了,不知道有没有听清黄少天的话,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睡了过去。
黄少天坐起来,借着月光看喻文州。看够了,他俯下身,在喻文州脸上“吧唧”一口,快速地背对着喻文州躺下。听见喻文州依旧平稳的呼吸,黄少天松了口气,睡意蔓延上来,沉沉地睡着了。
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喻文州悄悄地睁开眼睛,摸了摸脸上的口水印子,无声地笑了。他靠近黄少天,从背后环住他的腰,下巴搁在黄少天肩上,闭上眼睛。

栽赃嫁祸

*ooc
*幼儿园文笔

“鱼儿啊,我跟你说,”黄少天握住它的两只前爪,有一下没一下地戳着柔软的肉垫,“今天我妈又出去买化妆品了。也不知道她买那么多口红干什么,明明看起来都是一个颜色的。女人真难哄,你说是吧?”
白色的波斯猫看着他,轻轻地“喵”了一声。黄少天受到了鼓舞:“就是啊!她买一套口红和粉底的钱都够给你买好几袋进口猫粮了!”说着,他像是想起了什么,跑进房间里,拿着一盒粉底出来了。
“就是这一小盒东西,要好几百呢!打开给你看一下,其实也就那么一点。”黄少天试图掰开盒盖,“——怎么这么紧啊!我还就不信了——”他手上猛地一发力,盒盖打开了,粉底也洒在了沙发上。
糟了,是心肌梗塞的感觉!黄少天看着沙发上白花花的一坨,心态爆炸。
在最初的惊慌过后,他迅速地冷静了下来。首先要掩盖犯罪证据,黄少天拿着餐巾纸擦了半天,完整的一包纸被他擦完了一半,然而并没有什么效果,也许还更糟。“这玩意儿怎么越擦越多啊!”他崩溃道。
黄少天不死心,又拿湿抹布擦,结果还是一样的。黄少天觉得自己大限将至,天国的奶奶在向他招手。就在这时,他的余光撇到了被他遗忘的波斯猫身上,顿时燃起了希望的火光。
“对不起了兄dei”他深深地向一脸懵逼的猫鞠了一躬,以表示自己对它的歉意和敬意,然后开始了自己的栽赃大业。
黄少天从卫生间拿来了一卷卫生纸,扯的稀烂,放在了被粉底糟蹋的沙发上。“你看看,为了这一盒粉底,我们浪费了多少的树木啊!真是太不环保了!我以后绝不能找这样的女朋友!”他一边撕扯着卫生纸一边满脸痛惜地说。
“嘿鱼儿,我来帮你画个妆呗?”他抓起一把粉,抹在了它白色的长毛上,还不忘在它的脸上抹上一道,满意地看着自己的作品,“你看看,多漂亮啊!”黄少天抓起猫的前爪,在粉里按一按,在案发现场附近按了几个爪印。
正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撑住啊鱼儿!组织上相信你!”黄少天沉痛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明天给你好吃的!”然后飞一般地钻进了自己的房间。
大门被打开了。在一阵令人窒息的沉默之后,客厅里爆发了一声刺耳的吼叫:“鱼儿!你把我的粉底怎么了!!!!”黄少天揉了揉快要被震聋了的耳朵,喃喃道:“魔音穿耳啊!可怜的鱼儿,我会帮你上香的!”
他透过门缝,看见妈妈正在对着鱼儿训话,口水飞溅,动作夸张。而那只可怜无辜的波斯猫低着头,似是不明白为什么就被骂了一顿,尾巴不知所措地甩来甩去。他有些后悔了。
为了表达自己的歉意,黄少天把鱼儿抱上床和自己一起睡觉,手指抚摸着柔顺的白毛:“喂,今天的的事是我不对,给你道个歉啦。”顿了顿,低声道,“和你道歉就简单的多了,不用买什么东西,说出来也简单。”
它也不知道听懂了没,尾巴打在黄少天的身上,酥酥痒痒的。爪子搭在他的臂弯上,软软地叫了一声,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趴在黄少天的怀里睡着了。
好吧,谁来给黄少天解释一下,为什么他的床上会躺着一个人?还是一个男人?
黄少天看着好像还没有睡醒的某人,心里想的都是“这人为什么在我床上,我记得我应该不是gay”“长得挺帅的,就比我差了一点”“卧槽他开口说话了,声音好苏啊啊啊!!!!”
“再睡一会儿?”喻文州把他搂得更紧了,头搁在他的颈窝上蹭了蹭,又要睡过去。
“喂喂喂你等等!你谁啊你,敢上你天哥的床!我对男人没兴趣!”黄少天赶紧把他摇醒,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我是谁?”喻文州一字一句地说道,“我是……”
“等下你先别说,我来猜一下!嗯……你是我妈的同事的儿子?”
“不是。”
“那你是穿越过来的?那也不对啊,应该穿过来一个大胸妹子啊!”
“……不是。”喻文州被黄少天的脑洞震撼到了,“你平时都在看什么啊?”
“所以你到底是谁啊?”黄少天彻底无语了。
“我是鱼儿啊。”喻文州微笑着说。黄少天一脸嫌弃:“拜托,你找理由也找个好一点的吧!鱼儿它是一只猫!你觉得我会信吗?”“你连穿越都信,还不信猫能变成人?”喻文州有些好笑。
“况且,你还答应要给我好吃的呢。”喻文州舔舔嘴唇,露出一个期待的表情。黄少天想了想,好像确实有这么回事:“那……你想吃什么?小鱼干还是肉条?”
“都不用,”喻文州在黄少天的嘴唇上快速地啄一下,嘴角上扬,“你就足够了。”

喻文州你把我钥匙放哪去了

*ooc
*幼儿园文笔

郑轩站在宿舍门口,迎着刺骨的凉风,指尖颤抖着拨出了第20个电话。如果这个电话喻文州再不接的话,他就得去别的宿舍里睡觉了。
钥匙不在手里,宋晓睡着了不开门,只能站在门外喝西北风,这是何等的悲哀啊!郑轩决定要反抗这种命运!
电话响了半天,郑轩从希望到失望再到绝望,就在郑轩打算挂电话的时候,一个犹如天籁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耳朵:“喂,怎么了郑轩?”
“喻文州你把宿舍钥匙放哪去了!”郑轩泪流满面地吼出了这句话。当初把钥匙交给喻文州就是因为他是宿舍里最靠谱的,结果他居然自己跑去快活了!!
“啊……钥匙我带在身上呢。”喻文州沉默了一会儿,还是说出了这个残忍的事实。
郑轩快疯了:“那你人在哪啊?我过去找你还是顺丰快递?”
“我现在在……”喻文州话说了一半,对面传来一声压抑着的呻吟。
“不用说了,祝你和黄少度过一个美妙的夜晚。明天记得来训练。”郑轩冷漠地说,挂断了电话,蹲在门前沉思。
他们三个人是从训练营就待在一块儿的,按理来说应该感情都差不多。谁能想到,现在喻文州和黄少天成了一对,而郑轩成了一个2500瓦的大灯泡。
说好的朋友一生一起走呢?!
他45度角仰望着阴沉沉的天空,在无边的落寞之中,他想到了一句不太恰当的歌词: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
想了半天,他打了个哆嗦,站起来,厚着脸皮去徐景熙的宿舍里蹭了一晚。
“哈啊……你打电话就好好打啊,顶什么顶啊……唔嗯、被郑轩发现了怎么办……”黄少天断断续续地说着
“他已经发现了,还让我们明天记得去训练。”喻文州放下手机,抵着黄少天的额头,看着他湿润的眼眶和潮红的脸,轻声笑了。
“呜——那你今天、就别做太狠了……”
“刚才打电话的时候,这里……”喻文州就当没听见他的话,带着薄茧的指尖轻轻抚摸着入口处的褶皱,“紧了。”
“我靠你闭嘴!这种事根本不用说出来啊!我真的一点都不想知道!”黄少天耻的把脸埋进床单里,试图把自己闷死。
喻文州扳过他的头,温柔地和他接吻,舌尖撬开牙齿,纠缠在一起。下身却不似上面那样缠绵悱恻,一下又一下,凶猛地撞击着。
夜还很长。
“郑轩前辈,你怎么也有黑眼圈啊?”卢瀚文惊奇地问。队长和黄少大家都习以为常,但是郑轩有黑眼圈可是头一次。
郑轩泪流满面,上前一步,拽着宋晓的衣领:“你昨晚为什么不开门!你知道为了你这个行动,我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吗!!”
“你知道啊,我睡眠质量一直很好,可能没听见你敲门吧。”宋晓表示莫名其妙。
郑轩放开了他,无力地后退几步,转而用他那种绝望而深沉的眼神看着喻文州:“队长,以后我们宿舍的钥匙,还是我来拿吧。”